HOME
联系我们:

​上海:021-62762868

南京:025-52093517

​邮箱:info@jtmotion.cn
【行业】关于国产低价机器人 他们有话要说


商业竞争,胜负乃兵家常事,价格之争却如一把双刃剑一样伤人伤己,恶性价格战更是成为众多行业之殇。


  在经历了需求暴增的阶段之后,机器人行业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价格战,“拼不过品质拼价格,做不了高端抢低端”,这成为部分企业的生存之道。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数年前,山寨机也曾盛极一时,却逃不过“明日黄花”的宿命。业内人士预言,国产低品质低价机器人也不可能大行其道太久。


  那么一直以低价作为竞争优势的国产机器人,路在何方?我们还能够凭借价格优势走多远? 


  脱离市场的低价就等于是慢性自杀

                             

  智能制造和机器人产业在近几年的科技变革浪潮中被贴上了热点标签,无论是当属于这个行业的,还是墙外之人,都开始争抢入局,有实力的和没实力的,务实的和投机的,懂行的和不懂行的,乱成一锅粥。于是,清醒的被不清醒的搅局了。


  我们会时不时听到这样的声音:行业还没有起来,就被一些低品质的国产机器人做烂了,企业都不再相信国产机器人,言语中是诸多无奈。


  信任的建立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但是信任的崩塌却有可能是一瞬间的事情,低品质低价机器人带来的是类似于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的连环效应。


  质优价廉本是幸事一件,但是质不优价再低都只能遭人唾弃。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往往在不理性的竞争中被抛之脑后,于是业内人士愤慨之声不绝。


  “质优价廉价没有错,为人不耻的以次充好就是欺骗行为,是不合法的竞争行为。” 镁伽机器人CMO乔志新说。


  但在无数的声音中,产品的价格要回归于市场是最大的呼声。乔志新认为低价、高价不是关键因素,能不能满足客户需求,切实解决客户需求是关键,以产品或者技术为导向的自娱自乐,不应该是主旋律。


  而同川科技总经理沈晓龙则表示,企业定价依据市场需求,自身成本和品牌定位为原则,客户市场本身就有层次化需求,根据不同的市场需求推出不同的价格差异的产品,这是市场的需求。


  事实上,不同价位的产品,满足不同客户需求,本无可厚非,正如大众需要苹果、三星,也需要小米。因为一味追求高品质,成本必然上升,而成本最终会转嫁给消费者。


  但是,客户不会因为价低而选择产品不满足需求的供应商,而是产品满足需求的同时价格尽可能低,这是正常逻辑。所以,脱离市场定位,谈论价格,没有实际意义。


  政府应该为恶性价格战买单吗?


  恶性价格战的方式无外乎两种:一种是砸钱,不计成本的砸钱;另一种是无底线降低产品的品质,节省成本。


  后者被“诟病”的理由我想无需多说,但前者却关乎到政府的调节,政府大力的补贴政策本意是促进行业的发展,然而也容易被一些投机分子钻了空子。


  业内人士指出,机器人企业遍地开花跟政府有很大关系,每个地方政府都希望能有自己的机器人产业园,有自己本地的机器人企业,从而导致很多的滥竽充数,补贴泛滥。


  而政府补贴也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一些低价机器人企业进行恶性价格战的风气,沈晓龙指出,政府补助会一定程度上扰乱市场公平,因为盲目追求资本操作企图一夜暴富是很多投机者的心态。“政府层面和资本层面的事情是短期逐利的集中表现,这也是没有办法一下子改变的。”


  铂电科技总经理邓毅认为政府补贴是外在力量,关键是看企业自身。在他看来,政府政策和资本的推波助澜是机器人公司的系统外风险,只能影响,无法左右。


  他同时也相信:洗牌是必然之趋势,尤其是对没有补贴的厂商压力会加大,但高中低档的各色机器人仍将长期广泛存在。


  什么才是机器人企业长久经营之道?


  对于价格战,尤其是恶性价格战,国产机器人厂商也不免有危机感。价格竞争是市场竞争的一种必然结果,然而,市场总是公平的,优胜劣汰自古以来就是不变的生存法则。


  就像沈晓龙说的一样,市场如战场,我们没有办法用道德标准去要求竞争对手按规矩出牌,没实力的企业随着时间推移,终会淘汰;而定位好自身企业,做好自己的产品,加强自身企业的综合实力才是关键。


  延伸到国内外机器人企业的竞争中,在当前国产机器人的技术优势和品牌优势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价格成为客户选择国产机器人的重要考量。这也是国产机器人可以在某些领域率先实现突破的重要路径。必须要强调的是,这种价格优势必须以满足行业的需求为最低标准。


  这跟乔志新以产品为中心的理念不谋而合:“以产品为中心,就是以生产者为中心的思路,以客户最终收益为中心,我认为是合适的。”


  沈晓龙也强调价格优势是建立在行业成本上的,比如企业确实能比同行用更低的成本做出产品,为了争取市场,价格放低一些,这也是情理之中。但如果有一些企业只是为了博取资本市场的收益,或者借助政府的补助来进行价格战,那么就会有失市场的公允性,也就属于一定程度的扰乱市场了。


  另外,机器人行业还有其特殊性。邓毅表示,机器人可以做到高度标准化,但机器人落地高度非标化。在高度标准化和同质化的产品领域如手机行业,用低价绞杀同行是可能的,但在应用高度分散的领域,如机器人行业,想一家独大一统天下这样的商业愿景恐怕很难实现。


  所以,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细分市场,这也成为目前很多机器人企业的定位,能够在细分行业满足用户需求的情况下尽可能降低成本,才是对企业和市场来说真正的“质优价廉”。 


  图灵机器人总经理许建平表示,“细分市场的产品,应该永远将性价比放在首位。为了控制机器人的成本,图灵机器人采取一个细分领域一个细分领域突破的方式,针对某个细分市场的应用去开发最适合的高性价比的3D视觉产品。”